面对弱势群体,法官在呼唤着社会的温情

发布时间:21年03月15日 信息来源:法院 编辑:分院宣教处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第八师中级人民法院 张媛媛

近年来,弱势群体得到了社会的极大关注,他们在生存状况、经济收入等方面的困境,常常触动人们的恻隐之心。诉讼时效是一种法律制度,通俗地讲是法律不保护“在权利上睡觉的人”,如果权利受到侵害,应当积极主张,否则经过法定的期间(现《民法典》规定为三年),权利人很可能面临败诉的风险。

当弱势群体遇上了诉讼时效制度,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微信图片_20210302155733

逯某和叶某曾是好朋友,逯某开了一家油脂公司,2008年叶某与逯某合作,签订了为期一年的油泥承包加工合同。合同签订后,叶某按约定加工逯某公司的油泥,并先行预付了15万元的押金。没想到合同签订没多久,逯某的油脂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无法生产经营,合同也无法继续履行。二人商议由逯某退还叶某15万元,终止合作。逯某陆陆续续地还钱,直到2013年11月打完款项后,认为欠款已付清,短信联系叶某想与其对账,却再未得到叶某的回复,逯某也因此停止了付款。2020年1月的一天,逯某突然收到法院的传票,才知道原来叶某一直认为尚有5.5万元欠款未付清并诉至法院。

一审被告逯某提出叶某起诉时间距其最后一次还款已经过去六年之久,在此期间,叶某未向其提出还款要求,已经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故叶某的主张不应支持。一审法院根据相关证据,采信了逯某的观点,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原告叶某的诉讼请求。叶某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开庭时,叶某的代理律师提交了厚厚一叠病历,欲证明叶某多年未索要欠款是因生病,客观上没有时间和能力行使权利。2014年叶某因骨折住院,恢复后不久,2016年3月又因一氧化碳中毒入院,出院后回到老家治疗调养。一氧化碳中毒严重影响到叶某的大脑,叶某时不时还会犯糊涂;多年前的合同、打款记录和部分尚存的收条签字存疑,是否启动鉴定,这些问题让庭审陷入焦灼。

庭审结束,但纠纷还没解决。一方面,依据现有证据,案件事实很难查清;另一方面,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制度非常明确,叶某的遭遇确实令人痛心。二审法官胡春红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努力一下,看有无调解的可能。于是她抽丝剥茧、辨法析理,将案件情况与法律规定结合起来做调解工作,引导双方当事人和代理律师,甚至叶某的朋友及家人,一起寻求解决纠纷的最好办法。

当庭给付,案结事了_副本

最终,逯某自愿于开庭当天给付叶某2.2万元,叶某收到款项也表示关于此事双方再无纠纷。二审诉讼费因调解结案予以减半,叶某的代理律师也决定免去二审代理费用。叶某虽然连连遭遇不幸,但在法官的呼唤下,过去的朋友重归于好,多年的纠纷得以解决,法理与情理的交融体现着社会的温情,而这份温情仿佛也绘就着和谐社会的美好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