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与思念

发布时间:19年04月12日 信息来源:法院 编辑:法院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分院 监察室 张 林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大喜日子,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不忘初心、艰苦奋斗,把一个积贫极弱的旧中国,建设成为了世界强国,实现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梦想。在尽情享受这繁荣美好的盛世时光之际,我总会想起我的父亲,时光匆匆,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十一年了。 

我的父亲叫张宗俊,是几乎和新中国一同长大的。2001年,父亲从工作了30多年的供销社退休回到位于一个叫麻石垭的家乡。按理说,他完全可以安度晚年,享受天伦之乐,或者离开这个乡村,迁到县城去住。可是,看着乡亲们晴天出门一身灰、下雨出门一身泥的情况,他回家乡义务当起了村里的党支部委员,积极与乡村协调,组织群众投钱捐款,要把从乡上到村里的两公里小路修成公路。 

要修路的时候才知道事情远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就是修成砂石路,也得40多万,而村里居住的人口不到100人,平均每人得投资5000元。在当时,乡亲们基本靠外出打工赚钱的情况下,每人投这么多钱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父亲与村里的几位党员干部商议后,决定克服一切困难要把这条道路修起来。后来,父亲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按照人头把我们一家共6人的集资款共3万元全部一次交了。其实按照当时村里的规定,我们一家是可以不交或者少交的,因为我们全家的户口都早已迁到镇上去了,至少我这个参军入伍户口都在老家注销了的是不用交的。在他的带动下,村里的群众大多自觉交了修路的款,个别特别困难的也明确了补交的期限,很快就集资了大部分修路的经费。 

为了把有限的经费用在刀刃上,父亲亲任指挥长,负责协调整个道路修建的全部事宜。在多次与沿线群众协调后,道路修建正式开工了。为了做到更加节约,让我的母亲免费为施工队提供开水,有时还提供饭菜,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虽然是简易的砂石路,但汽车终于可以开到村里的每家每户了。 

因为路途遥远困难,我很少回家。2002年已经8年没有回家的我,在送兵任务完成后,经批准可以回老家看一下。在省道下了车后,我包了一辆面的,说了要去的地方,司机问我要20元车费。省道到乡上的路虽然不宽,但也是沥清路面,但出了乡上往村里走,我第一次走在父亲经常在信中说的他带领村民修的村道上,路是越来越烂,也因为下雨的原因,在离家不到二百米的时候,面包车终天陷在泥泞中走不动了,情急之下,我下了车站在满是泥泞的道路上推车,车辆往后一溜,我一个两面朝天,倒在了泥泞之中,听到声音的父亲急忙从家里赶了过来,一把拉起了我,然后在多付了20元车费后,取下行礼让车返回了。我回到家一看,一件斩新的衣服全在泥浆中浸过。我满是生气地问父亲:你不是说路修的很好,车可以开回家了吗?父亲尴尬地看了看我,说:都怪天下雨太多了。 

2006年7月的一天,父亲突然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和母亲已经从家里出发,准备到新疆的路上。我一听,参军20年了,自己也从一名普通青年成长为团职领导干部,虽然部队很忙,而且我刚提升到新的岗位,还有很多不便,但父母既然要来看我,也不得推辞。三天后,我在乌鲁木齐南站接下了父母,看到二老疲惫不堪的样子,既高兴又难过。到了部队临时的家后,父亲开门见山就说:儿子,这次来很仓促,没有提前给你讲,主要一是想来看看你在部队的情况,二是想让你想想办法,帮家里修路集点款。住了大约两周,父亲决定返回了,在决定以什么方式返回的时候,父亲反复给我讲飞机有多快,飞的有多高。知父莫如子,我知道父亲的意思,他是想坐飞机回去。但我想了想:父母一行3人,如果坐火车回去只要一千多元路费,而如果坐飞机则需要将近7千元,这对于当时一月只有一千多元工资的我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我就给父亲说:爸爸,这样吧,你们还是坐火车回去吧,等到下次来的时候,我让你们坐飞机。 

就这样,父母在新疆玩了半个月后,又急着回家集资准备把砂石路修成水泥路。因为我没有在部队给他集资,也没有让他坐飞机回去,就这样遗憾地回到了老家。回去之后,父亲发现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大事不好,得了食道癌。经过手术后,还是没有挽回父亲的生命。在父亲临近离开这个他充满希望的世上时,我满是遗憾地告诉他,等你病好了,我叫你坐飞机再到新疆去。可是在2008年8月1日,父亲以一名普通党员的初心,带着他获得的无数奖状和遗憾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世界。为了了确父亲的心愿,让他看到家乡的变化,我们把父亲安葬在了他亲自选择的公路旁。 

父亲去世后,邻居大哥接过了他的重担,在政府的支持下可以修水泥路了,但还是要乡亲们自筹部分资金。大哥在电话里告诉我后,我二话没说,从工资中马上转了一万元支助村里修路。如今村里的水泥路通到了家家户户。 

现在,乌鲁木齐到老家城市也有直达的飞机,我们每次回去上坟,都是飞到市里,然后直接将车开到父亲的坟前,可是父亲一生没有坐过飞机成为我永远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