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 语

发布时间:18年11月22日 信息来源:第十师 于文萍 编辑:法院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法院

不知从何时起醉于一人安安静静的日子,恋上了卧在床榻静数断笔的时光,恋上了一香一茶一几一窗的模样…… 

对着满纸贤言沉于旧城岁月的清馨,遥想当年一行一堆的喧闹,还有扯花捻草的上下五千年的狂侃,布局桀骜的点点煦煦的乱色。心头丝丝念想,眉间浅浅的暖意,微微的沐香于宁静、安详的时光。 

酷爱棉麻时光,总是遇到一阵欢喜,到了派对时刻,紧张半天也找不出一件适宜的包装,总是草草批件匆匆上场。零乱心绪,竞比秋风还要萧瑟,无奈的垂足是沙滩上越来越浅的伤祭,默成一片寂静。 

不知好久开始,竞不在争论、辩驳、解释?把时光炼成一道风,穿城至林,汇入远远的山脊,把目光挂住。 

总熟记一句话“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这句话标记着几许无奈和自嘲,在这霓虹时代一切都变成快餐,菽粟越来越激烈,鸭梨越来越大,空间越来越小。已经很少有人会停下来认真观看自己以外的一切一切…… 

自知已经不容易,旁观更得小心应对,城门之争,越来越多迷失了方向;迷失了那曾经慷慨激昂的热血;迷失了缺少执着支撑的梦想。只有沧海一粟间才会想起,回首几何? 

错对无解,世界无错,我们压抑太久、压抑太多,心底那份纯真、美好压抑到只有同那无牙的孩子、垂暮的长者对话时才会释放出来,不带任何渲染。 

这个世界,我们总在追求,总在寻找,总在需要,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用去了太多的才华、机遇、良辰,劝劝大家得学会给自己留下时间,静静的想着那不能说或不想说的秘密,试试苦茶、白粥、清风、朗月疗伤,把一份安静存放在心底,无烦无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