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资讯/法苑文化
我送亲戚一对绣花枕头
发布时间:17年12月22日    信息来源:法院    编辑:法院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第五师 朱芳

今年的古尔邦节,我送给我的阿恰(维吾尔语:姐姐)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对绣花枕头。这对枕头是我的挚爱,因为里面有阿帕和我的故事,之所以送给阿恰因为她和我也有缘分。 

一次结亲,终生结缘。在“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中,我有幸认识了阿恰。阿恰总是系着红色的头巾,我每次调侃她称她“红色阿恰”,总惹得她大笑。阿恰的家庭很困难,因车祸失去了丈夫,她独自一人抚养三个孩子,极其不易。然而每次到她的家里,我总能感受到温暖和欢乐。阿恰的笑容总是浮现的脸上,三个孩子也非常热情,她们给我跳维吾尔舞蹈,给我唱歌,还教我说简单的维吾尔语。阿恰说她曾今居住的地方邻居都是汉族,一起相处了五六年,感情特别好,她就是那个时候学会了汉语,所以现在有了个汉族妹妹让她十分开心。不知为什么,我和她们有一种无法抗拒的亲近感,喜欢阿恰每次见我都拥抱、贴脸,喜欢孩子们总是和我腻歪在一起,甚至很享受,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感情没有杂质,没有距离吧。阿恰是坚强的,勇敢的,也是热情的,善良的,我以有这样的阿恰为幸。作为回报,我决定将那对珍贵的枕头送个阿恰,希望我和阿恰一家的友谊能够长长久久。 

枕头的来源得从五年前说起。2012年夏,我办理一起维吾尔族小夫妻离婚案件,因被告不同意离婚拒不到庭,我决定到他们的家中去看看以便彻底解决此次纠纷。那是我第一次上北塔山,车子走了300多公里,经过4个多小时才到了当事人家里。那也是我第一次真实的体会什么叫家徒四壁、一贫如洗,那一刻我明白都是贫穷惹的祸。阿拉提与古丽自由恋爱结婚,但是婚后生活实在太困难,阿拉提又没有工作,全家仅靠低保过日子,小宝宝的出生,虽然是添喜,却让全家人的生活更加拮据,古丽便萌生了离婚的念头。我联系了连队的队长和指导员,经过半天的努力,终于给阿拉提安排了一份当驾驶员的工作,后经过安抚古丽,这场纠纷算是化解了。阿拉提的母亲紧紧握着我的手对我道谢,她说要不是我这个家就散了。我不知该说什么,将身上仅带的100元递给她,她竟感动的抱住我哭了,她说以后我就是她的女儿,就是这样我认下了这位“阿帕”。次年,我再上北塔山办案,顺便去看望了我的阿帕,给她们送去了蔬菜水果,阿帕将一个包裹打开,里面便是这对精美的绣花枕头。红色的丝绸布面上,几朵淡青色的雪莲花抱团绽放,绿叶儿簇拥着展现繁盛,还有一双五彩的鸟儿在空中吟唱。阿帕说她知道我一定还会来,这对枕头绣了两个多月才完成,是专门送给我的结婚礼物。阿帕的真诚让我感动了许久,我将枕头珍藏起来,这段故事也成为我永久的记忆。 

自小在喀什的乡村长大,我对维吾尔族有种特别的感情。总能记得那时他们赶着毛驴车去巴扎,虽然不认识也会捎上我和妈妈一程,还有白胡子的老爷爷,在我们买水果时总会多塞几个装进我们的塑料袋,还有爸爸的兄弟牙合买大叔,每年都给我们送一麻袋的哈密瓜。现在我有了阿帕和阿恰,她们给了我那么多的感动。真心换真情,愿用真情浇灌这民族团结之花,愿民族之间没有距离,愿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和谐繁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