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法院资讯/法苑文化
从洋芋说起
发布时间:17年11月20日    信息来源:法院    编辑:法院
【字体:    】   打印本页    
作者:第六师 朱小萍

洋芋,形如蛋,或圆或长或椭;色如彩,或白或黄或紫。时登国宴之大堂,长驻百姓之小盘。洋芋,是一道迷人的景物,也是我故乡甘肃的骄傲。 

我出生于甘肃凉州区,太爷爷辈们就在这一片热土上留下足迹,一代又一代情系甘肃,梦牵甘肃,我小时候从未听说甘肃人有别名。直到我走出校园,奔赴大美新疆参加工作后,时常有人调侃我,不喊我的名字,却喊我 “洋芋蛋”, “甘肃洋芋蛋能吃不能干”。我一直有点懵懂不懂,青春的火焰直往上蹿,好奇无比。出门在外的人,其实最懂爱。从此,我与洋芋结下了浓厚的情结,深深埋藏于心底,成了无力演说的思乡之情。 

记得我刚来新疆,对新疆的生活环境和饮食不太适应。新疆是个大熔炉,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从生活到美食,南北风味各有特色。洋芋时常奉上餐桌,风味,却各不相同。可见,异乡风土人情皆自知。有人一声“洋芋蛋”,我有意以牙还牙,早上吃羊(洋),中午吃鱼(芋),晚上吃蛋。表面装作是打不死的“小强”。实质上,内心自然而然泛起思念家人的涟漪,洋芋中渗透着浓烈的家乡气息。我在新疆安置了新家。步入婚姻,婆家的人一当聚会,哄堂一笑,常拿我取乐,娶了个“洋芋蛋”,炒个“洋芋丝”。亲朋好友,玩笑中永远不能明白那里深藏的情意,无意中卷起了我心中对遥远家乡的思慕。自此以后,我才真正体会到甘肃人与洋芋有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特殊关系,是一种浓烈的故乡情,是无法被别人理解的。 

甘肃部分地区盛产洋芋,央视冠名热播,赢得了“中国薯都”之桂冠,恰如名言“洋芋开花赛牡丹”,乡情的花朵有永远的魅力。我的父母是地地道道的甘肃武威人,顿顿饭离不开洋芋。洋芋,又名土豆,马铃薯,或洋山药。洋芋品种优质,多数是土黄皮的,个头大,一个重一斤半,见不为怪。秋天,是收获洋芋的季节,种植的新洋芋从地里犁出来,白花花的一大堆,满地滚蛋。卓尔不群,也有红皮的,像红薯皮一样红,独特、皮薄、体圆,在武威罕见,我们当地人俗称“洋山药”。水煮或蒸上吃,揭开锅盖,热气腾面而来,香味撩人,四面开裂,黄白酥软,令人口水四溢。要能用铁锅炕上焦巴,更有其独特的味道,一股烧烤味沁人心脾。瞬间,我不由回忆起炕洋芋,简直馋的流哈喇子。用武威方言讲“沙滴很,香滴料不得”,意思是特别爽口,超级好吃。 

我的母亲是传统的良家妇女,勤快朴素、能干耐劳,喜欢捣鼓着吃,洋芋能变出无数个花样,想方设法的做给家人吃,如:红烧、炖汤、烙饼、水煮、粉蒸、炒丝、炸条、搅团、搓芋子、麻腐洋芋包子、洋芋擦擦子等等,都是武威吃法。记忆最深的,也是最爱吃的,那便是洋芋粉条。母亲,在一张铁皮上用钉子扎了许多眼儿,洗干净的洋芋在铁皮上来回摩擦,洋芋被磨成了浆,磨好后,用纱布过滤,细渣留着做洋芋丸子。淀粉在遇到空气变色发红的浆水中沉淀了,倒去水,再把湿淀粉与少许小麦面粉与豌豆粉混合搅拌成糊状,装入带孔的大漏斗用力挤压,汆入滚烫的开水中,粉条就成形了。煮熟,捞出锅,趁热拌酱,拌成酸辣或麻辣味,就是我们全家人爱吃的正宗纯手工土豆粉。口感十分嫩滑,柔筋、醇香。做粉条的工序虽然繁琐,但母亲不嫌烦。只要我们吃着高兴,便是母亲的满足。吃不完的鲜粉条,放通风口晾干,母亲送给亲朋好友吃,吃过的人都称赞,绝对美味。此时此地,味蕾憧憬之洋芋,舌尖上已溢满妈妈的味道,那是外卖里找不到的味道,是无法比拟的味道。 

我的甘肃老家,洋芋吃法,阵出多门。烧垒子,是我童年时光中极其有趣的事。烧垒子,也称“烧窑”,都市人称“野炊”,“野餐”。假期,左邻右舍不约而同,相聚一起,大人与娃子们(指小孩)分工明确,有人挖洋芋,有人捡土块,有人捡麦秸秆……还有人在地上挖了窑,留个窑口,用大小均匀的土块,小心翼翼地垒上中空的“金子塔”。这可是费时耗力的技术活,垒不好,就倒塌,没有经验的人是垒不出“金字塔”的。垒好后,和上泥巴,堵上空隙,捡来的麦秸秆塞进窑里点着,火苗四射,炊烟袅袅,我们一片欢声笑语,充满了幸福感和满足感。人与火相得益彰,一直烧到土块发烫,发红,窑里有足够的火星。这时,把刚从地里挖的新鲜洋芋,搬的玉米棒子,摘的带壳壳的豌豆,放进窑里焐,再用土盖着,踩实,防止热气泄露,等地面发热、发烫,闻到空气里洋芋和玉米飘香,便是熟了。娃子们(指孩子们)用铁铣从土里翻找出来,一片欢呼雀跃声,一片热闹欢腾声。

快乐的劳动,开心的食用,那种心情简直就像吃上了人间圣果。“人生难得是欢聚”。大人们也抵制不住香味的诱惑,土里刨着吃熟的,细细品味其中的乐趣。香熟的洋芋气味,被微风吹散田野,闻到者无不垂涎。不过,我廿十余载没吃烧洋芋,很想吃,可又吃不上,因人在新疆,想遇见孩提时一起烧窑的玩伴难上加难……时代变迁了,往昔家乡美好的风貌逐渐淡远了。当今,故乡的风物和故乡的人怎样了呢? 

洋芋,历史悠久,祖籍是南美洲的秘鲁和玻利维亚等地,我们的祖先可能于17世纪初(明末),跟随欧、美传教士引入中国,算得上是个泊来品,所以称“洋芋”。根据有关资料推测,甘肃地理条件,土壤,适宜土豆生长,所以土豆在甘肃大面积的种植。近年来,甘肃蔬菜市场与国际物流接轨,洋芋,销量位居榜首。土豆就是洋芋,土豆备受连锁店麦当劳、肯德基、德克士的青睐,炸薯条,促使土豆走上了全球化,可见,土豆在欧、美国家餐桌上占有重要地位。谁敢说洋芋只甘肃人爱吃?谁又敢说土豆真土气呢?“洋芋蛋”,潜藏着甘肃人的情怀。甘肃人与洋芋蛋深层次上的联系,与甘肃人朴实,勤劳、善于团结又乐于助人的精神风貌是分不开的。以土豆为名的“土豆网”,你我有目共睹,谁有能说的清楚土豆是甘肃人的专属呢?尽管如此,我们还要大力倡导世界各地的朋友多吃洋芋菜,美容又融肠;多与甘肃人以及甘肃人的子孙后代交朋友,憨厚又忠诚。还要倡导甘肃人的女婿们,娶了祖籍是甘肃的姑娘,不忘初心,且行且珍惜。甘肃姑娘的骨子里根深蒂固流淌着“黄河母亲”单纯,贤惠,勤劳,善良的血液,是中国传统的好媳妇。 

洋芋,是我钟爱的菜,也是我童年岁月里丰满的记忆和灵动的感知,而且是我成长路上的人文情怀和代名词。因我时常回想起曾经的快乐时光,洋芋带来的乐趣,所以我的恋乡情结日益增长,心里有一片土豆花儿开,多少次梦回故乡,心里牵挂着我的爹和娘,梦里追寻一道美食“山药米拌面”…… 




相关新闻